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逆行的征程——援鄂戰“疫”手記(一)

發布日期:2020-02-17 17:45
0

“疫情就是命令,我們的目的地,武漢!”

“我想告訴每一個關心我們的父老鄉親,我們在武漢現在很好,我們會用盡一切力量在救治病人的同時保護好我們自己,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從1月26日起,榆林市先后派出三批共16名醫護人員毅然踏上“逆行”的征程。這里記錄的,就是這些身處抗疫一線的醫護人員的故事。

“我們在武漢,現在很好”

—— 榆林二院感染疾病科護士  王慧慧

2020年1月29日,農歷正月初五。今天是到達武漢的第4天,我們陜西第一批醫療隊正式進入武漢市第九醫院,接管了第十層和第十一層兩個病區,陌生的環境、不同的工作流程,護目鏡一直在起霧,戴兩層手套的手一直是麻木的,但我心里只有一個想法,我要值好每一個班。

每次值夜班才會有一些空閑的時間,我都會特別想念家人,疫情剛剛爆發時我正在老家銅川休假,準備把家人們帶到榆林過年,接到醫院的通知我就決定動身回榆林。其實我能感受到媽媽很擔心,但她還是沒有說出口,那天晚上她七點就去睡了,平時只要心里有事她就會一個人待在房間里什么都不說,我知道她是不想給我太多壓力,讓我能夠放心地去工作。

這幾天,我們這支隊伍逐漸進入狀態,每個組由剛開始的10個人增加到了15個人,隊友們的心理狀態各方面都調整得很好,病人也比較理解配合我們的治療和護理工作。

我想告訴每一個關心我們的父老鄉親,我們在武漢現在很好,我們會用盡一切力量在救治病人的同時保護好我們自己,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我有勇氣戰勝病毒,卻沒勇氣給家人打個電話”

——榆林一院重癥醫學科護士  王晶晶

今天是元宵節,雖然不能和家人團圓,但是我收到一份特別的禮物。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病房里的兩位大姐告訴我,她倆復查結果優,馬上就要出院了,興奮地拉著我說:“也沒啥感謝你的,就拍個照留作紀念吧”。我也很激動,對我們來說這才是最真實最鼓舞人的。

其實,所有的護患之間的信任可能就是平時一點一滴的細節、溝通建立起來的。我負責的一個病房住著老兩口,老太太特別熱心每天不停地問我:“姑娘,你吃了沒?辛苦啦,趕緊休息一會兒吧,我這兒有吃的”。我說我不累,你們好好的我就特別高興,我就是哪怕再辛苦我都覺得渾身都有勁兒。

看到他們就好像看到了我的家人,爸爸平時都在天津工作,只有節假日才能回家,大年初一知道我要去武漢,他幾乎沒有考慮就第一時間表示支持我的決定。他是個不善于表達的父親,卻在我走后默默記下了我的值班時間。

說實話,來武漢這么多天我沒有勇氣主動和他們視頻或打個電話,其實我有很多話想對他們說,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我覺得我有勇氣戰勝病毒,卻沒有勇氣來面對我的家人。從小到大,我做什么決定他們都會無條件地支持我,這一次也不例外,我知道有他們支持我的話我會做得更好。

今天太陽出來了,春暖花開了,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禮拜一,準時戰斗”

——榆林市星元醫院急診科護士  張春輝

不知不覺到武漢已經快半個月了,我是這個團隊里為數不多的男護士、也是一名急診科護士,自認為無論是在體力還是危重癥病人護理方面都有一定的優勢,但是來到這穿上厚厚的防護服,每一步操作都變得非常艱難,平時一分鐘的活兒可能要花十分鐘來完成。

進病房兩天,洗衣服的時候不小心劃破了手指,剛上“前線”就成了“傷兵”,這幾天我都沒有辦法去病房了。其實在這個時候突然上不了班,我感覺特別抱歉,但是我們的操作要洗很多遍手,如果一直戴手套不透氣傷口很容易發炎感染。領導安排讓我休息兩天,我心里很著急,就申請幫忙分配物資,剛好這兩天社會上捐來的物資比較多,每天在庫房幫忙分發物資、整理東西,多多少少做點貢獻。

我的其他三名隊友都是女護士,這個強度剛開始對于她們來說有點吃不消,有幾次都因為睡覺錯過了飯點,只能吃泡面。這兩天她們如果趕不上吃飯 ,我會盡量提前給她們打飯,可能這也是目前唯一能幫她們做的事。

禮拜一,準時戰斗!300多萬榆林人民都在支持我。

“體溫36.5度,我很好”

——榆林市中醫醫院重癥醫學科護士  彭停停

又是小夜班,凌晨兩點回到住宿的地方,體溫36.5度。

今天,我從普通病房調到了重癥監護室,這里的患者病情相對比較重,很多都不能下床,所以除了常規護理,吃飯、喝水、上廁所這些生活需求全部都由我們幫助來完成。其實我的壓力比較大,其他同事的工作經驗比我豐富,我只能多問多看多學,來彌補自己的短板。在這里,患者都沒有家人來陪護,這個時候我就是他們的家人,唯一能陪伴他們戰勝病毒的人。 

“報喜不報憂”應該是我們這個團隊共同的默契吧,每天不管多晚都要給家人報個平安,每天都是同樣的三個字:我很好,我覺得說再多可能都不及這一句。當時我申請來武漢的時候其實沒有考慮太多,就是覺得大部分同事都已經結婚、有孩子,他們的牽掛比我多,這種時候我應該多承擔一點。

今天是個難忘的日子,我希望我們能夠共同渡過此次難關,武漢加油。  

“媽媽一定不負眾望,安全歸來”

——榆林市第二醫院護士  任瑞

1月25日,正值農歷正月初一,在醫院忙完工作,中午剛下班回到家,就接到醫院來的電話,說是可能下午就出發奔赴武漢支援,讓我準備行李,在家隨時待命。

下午4時,父母得知消息后匆忙趕到我家。一進門,就看見母親的雙眼早已哭紅。我對母親說,沒你想得那么嚴重,醫護人員都有專業的裝備,你放心,一定不會被感染的。我一邊安慰著母親,一邊收拾東西,卻始終不敢抬頭看眼前的父母,我怕看到他們目光里的那份擔心。父親知道我的決心,也不再卻說,只是再三叮囑我去了以后務必保護好自己。

留給我與家人告別的時間微乎其微,我叮囑12歲的女兒,在家聽爸爸的話……還沒等說完,女兒便跑進臥室,把自己反鎖在里面,放聲大哭。兩個雙胞胎兒子還小,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不停問她:“媽媽,奶奶、爸爸和姐姐為什么要哭?當時,看著孩子茫然的眼神,我內心很不是滋味,畢竟孩子太小,但我是護士,此刻我應當義不容辭奔赴前線。

1月26日,早上8時,包括我在內的榆林市第一批支援武漢的9名醫護人員,從榆林出發,在與陜西醫療隊集合后,我們于當天晚上8時抵達武漢市。

2020年2月5日凌晨1點46分,小夜班,這會才剛回來,臉火辣辣的疼,再累也會堅持到底,只為那些期待的眼神。安好,勿念。自從來到武漢,我每天都會通過微信朋友圈給家人報平安。我有三個孩子,最近因為每天看不到媽媽,孩子們就會用一幅幅畫鼓勵我。當我看到老公用微信發來女兒和兩個雙胞胎兒子為我作的畫,其中一幅畫的是一個醫護人員的白衣背影,上面寫著兩行字:“哪有什么歲月靜好,是有人替我們砥礪前行,英雄出征,平安歸來,媽媽,我愛你……”

那一刻,我更加堅定信心:媽媽一定不負眾望,安全歸來。

“不計報酬,不論生死……”

——榆林高新醫院護士   高瑞和柴李曼

來自于生命的呼喚,從來都是刻不容緩的。 2月2日,農歷正月初九。在這萬家團聚的日子里,我和同事柴李曼響應奔赴武漢抗擊疫情一線支援號召,在送行的同事們期盼和祝愿的目光下,我們鏗鏘前行。

1993年出生的我,畢業于西安外事學院,參加工作已有4年了。起初,當我決定報名前去武漢時,家人都覺得我是逞匹夫之勇,后來經過我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解釋和不停地盤磨,終于使得父母和親戚朋友們慢慢地改變了態度,他們由先前的強烈反對,變成了默默支持。而我自己也不知道,長這么大從來沒有如此堅定過??粗遮厙乐氐囊咔榉揽鼐謩?,看著每日不斷增長的感染人數,作為一名醫護人員,內心日夜難安。但我覺得有些事情總要有人去做,更不要說我們是醫務工作者,看著奮勇在前的同事們,我覺得我有責任和義務承擔起這份使命。

在高新醫院,總是有醫護人員向醫院主動提交請戰書,目前已經達到80多份,在這80多份請戰書里,就有我和柴李曼的一份。

榆林高新醫院護士 柴李曼

我已做好準備,自愿加入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戰斗隊伍中去,不計報酬,不論生死,勇于擔當,堅守一線……我在請戰書上這樣寫到。我出生于1996年,2016年畢業于榆林學院。自疫情發生以來,我的內心涌動著一股力量,我想支援武漢。當市上派出第一批醫護人員支援去武漢的時候,我就開始準備了,為此,我也曾試探性的問過父母親,但父母不同意,于是我就一直給父母做思想工作。當高新醫院相繼組建了赴武漢支援的第一梯隊和第二梯隊時,我和同事高瑞作為第一梯隊成員,于2月2日晚到達武漢。

我其實也很怕,我也是個孩子,也是父母的寶貝,但總得有人去。作為醫護工作者就應該肩負起責任,保護百姓的健康,這也是我從醫的初心。

“同胞有難,我必須要沖上去!”

——榆林星元醫院護士  侯新莉

2月2日,我市第二批援鄂醫療隊整裝出發,臨行前,我專門去理發店剪掉了自己心愛的長發。我決定參加第二批援鄂醫療隊時,家人起初極力反對。而反對聲最強烈的是我的丈夫,他說,武漢那邊疫情那么嚴重,榆林也發現了感染的患者,呆在榆林同樣是為抗擊疫情做貢獻。但下定決心的我沒有因此而放棄,我耐心地一次次給家人做思想工作,作為一名醫護人員,挽救生命就是我的使命,現在,武漢疫情嚴重,同胞有難,我當然要沖上去,奮戰在抗擊疫情的最前線。最終,在我的努力下,家人也理解了我的想法,從最初的反對,轉而支持我逆向而行。

我和另外三名隊員一起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工作,這里是新冠肺炎重癥患者定點診療醫院,我們陜西第二批醫療隊一共有121個隊員,其中護士有100名,其他的就是醫生和后勤保障人員,陜西醫療隊目前接管的兩個病區收治了大概有100位患者。

2002年參加工作的我,在護理崗位上已經工作了17年,2010年,星元醫院成立重癥醫學科時,我進入重癥醫學科,繼續從事護理工作。尤其是對重癥病人的護理非常有經驗,但即使是這樣,剛開始面對這場疫情的時候,我心里還是有些打鼓,畢竟這是重疫區。直到有一次我給一個患者輸液,他主動把頭偏向一側,他說怕傳染給我,如果沒有我們,他就完蛋了。聽到這么暖心的話,當時我心想再苦再累也值了!在這種特殊的時期,醫護人員和患者之間就是彼此最大的希望和力量。(未完待續)

李志東 賀源整理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李小龍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2017平码公式破解 大发一分钟快3全天计划 七星彩预测专家 3d金码试机号金码关注 河北11选5任5遗漏数据查询 鼎泽配资官方网站 甘肃11选五走势图 江西快三39期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今日30选五开奖结果 配资渠道规范佳永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