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三絕碑”的變遷

發布日期:2020-02-13 19:01
0

微信截圖_20200213190129

“三絕碑”,即民國著名報人張季鸞為其父張楚林所立的花崗巖質《清故寧陽縣知縣張君墓表碑》,是由國學大師章炳麟(號太炎)撰文并篆碑額、書法大家于右任書字、鐫刻名坊蘇州集寶齋刻字,文筆、書法、鐫刻皆列全國之冠,三絕集于一碑,故被世人譽稱“三絕碑”。

1934年6、7月間,時任天津《大公報》主筆的張季鸞準備回故里榆林為其父舉行百年誕辰祭祀及謁墓立碑,即囑托章炳麟為其父墓表碑撰碑文并篆額,于右任書字,由蘇州集寶齋精刻制成后,由火車運至包頭,綏遠省主席傅作義派人從黃河水運至府谷,又由國民黨86師師長井岳秀派其輜重營馱運到榆林城南張楚林墓地。

1934年10月10日,張季鸞帶家眷回到榆林城老家。10月12日至15日,張季鸞在榆林城戴興寺為其父舉行百年誕辰祭祀,收到蔣介石、胡適、于右任、章炳麟等各界的紀念挽聯、挽詞數百件。張季鸞在榆親友及各校師生參加了祭祀禮。11月中旬,“三絕碑”馱運到張楚林墓地后,張季鸞帶領全家人為其父謁墓立“三絕碑”。11月20日,張季鸞離榆取道綏德,從吳堡返程天津。之后,“三絕碑”幾經變遷沉浮。

1947年6、7月間,“三絕碑”碑身從張楚林墓前搬遷到榆林縣參議會駐地——原普惠泉龍王廟院內保存。新中國成立后,原龍王廟改為榆林縣政協駐地,“三絕碑”則由縣政協保存。“文革”期間,該碑就不知去向。

1982年榆林縣志辦成立,廣泛征集包括石刻、史籍、舊報等縣志資料,開展《榆林縣志》編纂工作。1985年8月初,在榆林縣志辦工作的筆者、張建海與榆林報社副總編崔天鐸一同乘車到紅石峽考查石刻搜集縣志資料。途中崔天鐸談到,有人在榆林軍分區院內看到一塊碑石。當天返回榆林城后,筆者在軍分區招待所院西墻下發現這塊右下殘缺一角的石碑。筆者與招待所的炊事員把重達四五百公斤的石碑翻移到污水道一邊,又用清水沖刷去碑上的污泥,仔細辨認,確是由章炳麟撰文、于右任書字、蘇州集寶齋刻字、張季鸞為其父立的“三絕碑”。筆者雇兩農民用架子車把碑拉到榆林縣政協院內保存。8月3日《榆林報》還就此刊載了《三絕碑找到了》的文章。隨后進一步調查得知:“文革”期間,張季鸞戶家侄子私自將“三絕碑”搬運到其家院存放。1972年宅院被征用,改建為招待所,“三絕碑”就作為蓋污水道口的蓋板。

1986年1月27日,《人民日報·海外版》以《三絕碑重見天日》為題報道了這一消息;1987年4月13日,《陜西日報》以《三絕碑》為題登載了簡介此碑的文章,使此碑逐漸受到國內外學者的關注。一時間,榆林城書法愛好者紛紛到縣政協院拓印碑刻拓片,縣政協就將碑作為文物遷交紅石峽文管所保存。曾在榆林地區文聯會工作的薛克謙同志說,他還在其親屬家看到過收藏有新中國成立前所拓印的“三絕碑”完整的拓片,并寫了《張季鸞與三絕碑》文章,在1993年6月的《經濟生活報》上發表。

2010年春,有人向榆林市古城文管所反映,榆林城西南一帶的下水道有石碑。當時一心尋找康熙帝所題“兩守孤城,千秋忠勇”石碑的所長張飛榮及時趕到現場。石碑挖出清除泥土經辨認,一塊為碑首,上刻不易認識的篆字;一塊為碑座,上刻獸獅。張飛榮判斷這碑首與碑座并非他所尋之物,將它們存放于榆林南甕城里。同年11月,篆刻愛好者竇昌貴在甕城里發現這兩塊碑石,經對石碑材質和碑上所刻篆字的仔細解讀,確定該石碑應為張楚林墓表碑的碑首、碑座。后調查得知,這兩塊碑首、碑座是1958年修建城西南水渠時,城關生產隊的農民從張楚林墓地搬移到此處的,用作修水渠的跌水。上世紀80年代,這里改建為一些機關單位的房屋及民宅時,又被遺棄在下水道里。2019年1月,經文物部門對碑首、碑身、碑座的通碑保護修復,“三絕碑”如今完整地在夫子廟步行街古代碑刻藝術博物館展出。

霍世春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謝麗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2017平码公式破解 怎样判断股票涨跌 四川赛维配资 江苏十一选五今日开 双色球规则 初学股票入门 配资公司配资 快3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云南十一选五直三开奖 精准一头中特 浙江11选五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