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首頁 >城市建設 >正文

拿什么溫暖你,低溫下的勞動者

發布日期:2020-01-20 10:44
0

寒冬臘月,一些勞動者直言戶外作業的艱辛,“防凍靠捂靠使勁兒干”“天氣越惡劣活兒越多,干活時間越長”

拿什么溫暖你,低溫下的勞動者

閱讀提示

歲月靜好,是有人負重前行;生活如常,是有人迎寒奮戰。眼下,各地“速凍”模式來襲,為了溫暖城市的冬天,戶外勞動者堅守崗位。高寒環境下,他們工作地點不固定,就餐、飲水、休息等面臨著困難。辛勤付出之時,他們期待在防護用品、低溫工時、低溫津貼等方面的保障更“暖”。

“這個冬天都下10多場雪了,可把我們折騰得夠嗆!”寒冬臘月,長春市迎來一年最冷時節。1月15日16點左右,環衛工人王麗收拾好清潔工具,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摘下防寒手套,她搓了搓被寒風吹得通紅的臉頰,這個冬天的清雪任務重到讓她和同事有些吃不消。

東北的冬天,滴水成冰。為讓城市整潔美麗、保證人們生活和出行便利,雪雕工人、環衛工、外賣小哥等戶外勞動者不懼嚴寒,在街頭巷尾勞作著,為城市帶來溫暖。

當他們在“速凍天”里忙碌時,相應的勞動保護狀況如何?對此,記者近日深入3個行業戶外勞動者工作的現場,探尋如何更好地保障他們的“暖”權益。

“防凍靠捂靠使勁兒干”

期待防護裝備更“高級”

不像環衛工清掃時有樓宇遮風,也不似送餐時能進店取得片刻溫暖,雪雕工的勞動環境是真正的冰天雪地。

日前,記者在長春市一家公園見到雪雕工胡守雙時,他正在一座高20多米的雪坯上揮鏟作業。當天長春零下10多攝氏度,因周邊空曠、滿是冰雪,置身其中“凍感”加倍,還沒站到半個小時,記者就已冷個通透,而胡守雙有自己的取暖“招數”,“防凍靠捂靠使勁兒干。”

工作時,胡守雙全副“羽絨”武裝,尤其是褲子,要抗風防水,一雙迷彩色雪地鞋尤其厚實,當然帽子手套也必不可少。

“每天要干8小時以上,穿再厚也不抗凍,不過雪坯十分堅硬,雕刻起來要用不少力氣,動起來就暖和了。”胡守雙樂觀地說道。在冰與火的碰撞中,雪雕工們必須拿捏好工作力度,不僅要防止凍傷,還要避免出汗過多,不然身上濕漉漉的,“冷風一吹容易生病”。

近日,有地方工會開展調查,7000多名職工參與,90%以上的受訪職工認為,低溫作業容易造成冷凍傷,還會誘發加重心腦血管疾病,“低溫比高溫更可怕,低溫會留下很多毛病,治都治不好。”

事實上,2013年修訂的《職業病分類和目錄》,便將“凍傷”列為新增職業病之一,隨后,2015年修訂的《職業病危害因素分類目錄》,又將“低溫”列為新增職業病危害因素之一。

按照《職業病防治法》,用人單位應從為勞動者提供符合要求的防護用品等方面,做好低溫環境工作的職業健康保護。對此,胡守雙不敢奢望,多年來,他和老鄉一直是哪兒有活干就“游擊”到哪兒,按時足額拿到錢就行。在他看來,低溫防護裝備等“高級”權益,“只有正規大單位才有”。

“天氣越惡劣活兒越多,干活時間越長”

期待縮短低溫工時

1月中旬的一天,一場大雪洋洋灑灑下了一夜,長春人民大街上,三五成群的環衛工人正頂雪清掃。

“我們凌晨1點多就出來了,6點回去吃個飯又過來接著干,啥時候雪停了、活干利索了,才能休息會兒。”陳桂芳已經做了14年的環衛工人,今年下雪頻繁,她也很少遇到。上次下雪,她和同事通宵忙到第二天早上6點,又從當天17點干到次日凌晨1點,長時間高強度的工作讓大家疲憊不已。

盡管快速路、主干道是清雪車作業,但一些小路、路邊帶和人行道等區域都要人工清理。有時一場雪剛清理完,又來一場。不少環衛工從去年11月末到現在都沒怎么休息,年紀大些的累得挺不住就吃去痛片頂著。

“雖然隊里會盡量安排休息,但天氣越惡劣活兒越多,干活時間越長。”陳桂芳說,現在環衛工人待遇不錯,棉襖棉褲、帽子手套都發,就是極端天氣時工作時間太長了,“如果雪沒完沒了地下,我們就得一遍遍地掃。”

王麗說,加班清雪時,環衛隊里會供飯,有時是盒飯,有時是牛奶面包火腿腸,都是熱乎的,而且現在大家對環衛工人態度越來越友善,累的時候他們可以進超市或戶外勞動者服務站喝口熱水、休息一會。

環衛工人是城市美容師,社會各界也在給與他們更多的關懷。不少地方推動銀行、超市、藥店、飯店等,為戶外勞動者就餐、休息、如廁等提供便利。不過,記者了解到,一些專門為戶外勞動者建設的愛心小站,因疏于維護,諸如供暖等設施受損,影響使用。同時,部分依托單位和商戶的服務站,由于營業時間較為固定,真正進門享受服務的人次有限。

目前,對于低溫作業,有地方建議作業時間不宜超過4小時,有地方明確高寒天氣連續作業4小時及以上,發放高寒崗位津貼。對此,王麗有些羨慕,她希望天氣惡劣時能有更多的休息時間。

每天逆風而行13小時

期待有溫度的低溫津貼

18點多,長春市的天色早已黑透。離約定的送餐時間越來越近,停好摩托車后,宋強麻利地從保溫箱里拎出一袋外賣,“蹭蹭”地爬上了眼前這棟舊居民樓的6層,下來時,被冷風吹透的身體已然回暖。

“今天已經送了30多單了吧,記不太清了,平均每天要送40單左右。”聽聞記者要采訪,宋強從兜里掏出一支煙,點上抽了一口。

最近幾天,長春市最低氣溫達零下20多攝氏度,尤其是傍晚和夜間,寒風刺骨的冷讓人刻骨銘心,可宋強穿得單薄,藍色工裝棉服、牛仔褲、雪地棉鞋,還有卡在下巴處的棉口罩、一頂帶塑料擋風板卻透風的頭盔,和系在摩托車把手上的棉手套。除了棉服,其余都是宋強自己置辦的,全身裝備看上去不如普通行人穿得厚實。

“穿多了行動不便,像我這樣連跑帶顛的,一會兒也就暖和了。”宋強告訴記者,從早上7點半到晚上23點,除去吃飯,他每天要工作14個小時,其中在外面跑的時間就有13個小時。為保持體力,他每天要保證自己吃兩三頓飯,但并不規律,一般是走到哪兒吃到哪兒。

記者注意到,宋強的雙手被凍得紅腫,他說嚴重時確實癢,但每天收工后,因為太累了倒頭就能睡著,沒有時間處理。宋強告訴記者,做外賣小哥的,基本都是和他同齡的、30來歲的小伙子。干這一行,大家多數能吃苦、想多賺點錢。

在低溫的勞動環境下,按照《最低工資規定》,用人單位應支付低溫津貼。對于低溫津貼,宋強一臉茫然,“夏天倒是聽說過高溫津貼,不知道我們啥時候能拿到這筆有溫度的津貼。”(部分受訪者為化名)(記者 柳姍姍)

本文來源:工人日報編輯:張倩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2017平码公式破解 2013幸运28预测软件 15选5杀号定胆彩经网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号 旺润配资 排列7开奖结果 甘肃快3开奖视频 甘肃快3跨度走势图 11226排列3试机号 江西快3开奖官网 期货股票配资股票融资融资融券模拟炒股软件温州股票配资股票实盘模拟实盘智深金岸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