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生命之歌——觀“人口發展與生育文化”剪紙大賽有感

發布日期:2019-10-09 15:02
0

在藝術作品中表現生命的題材是最多見得也是最深刻的,從遠古走來而面向未來的生命之歌,是人類最宏大、最重要,也是最賦有詩意的話題,在中國人壽杯“人口發展與生育文化”剪紙大賽的剪紙作品中能深深感受到榆林生命文化悠悠的歷史。

1

剪紙《生命樹》華月秀

“抓髻娃娃”作為陜北生命文化的符號,靳之林老先生有專著論述,不做贅言。獲得本次特等獎的剪紙作品賈彩霞的《抓雞娃娃百事通》將這一古老題材用剪紙演繹的淋漓盡致:十二個大“抓雞娃娃”由八十八個小“抓雞娃娃”環繞,組成一百個“抓雞娃娃”的橫幅長卷,十二代表十二歲一個屬相的輪回,也是一個生命的關口和輪回(榆林民俗中有幼年時的“保鎖”風俗和十二歲時的“過關”風俗),對生命的祝福就是“長命百歲”,一百個具有辟邪神力的“抓雞娃娃”又寓意“百事百順”,是對生命的庇佑。

雞,據有關資料記載是最早的民間門神,被稱為“五德之禽”,有冠是文德,能斗是武德,遇敵敢拼是勇得德,有食物招呼同類是仁德,守夜不失時天明報曉是信德。公雞司晨開啟人類對太陽的新認識,太陽的升起是新的一天的開始,公雞可以喚醒太陽,因此民間原始思維中公雞控制著太陽,人類開始從對自然的崇拜轉向對動物的崇拜,榆林每年的“公雞會”就是這種崇拜的遺俗。公雞喚醒太陽,太陽給萬物帶來生命,是雞喚醒生命的又一輪回,雞所擁有的“五德”也是人對生命價值的具體體現。李鳳英的作品《雞有五德》運用了剪紙藝術中特有的對折技法剪出:畫面中心的是“正面”雞,“側面”雞與“回望”雞是左右對稱,共五只色彩斑斕華美的雞,每只雞又有許多小雞組成“雞中有雞”,五色紙襯于黑色輪廓線下將精細玲瓏的紋飾歸納成雞的造型。作者的精妙構思化平鋪為奇俊,將對稱的莊嚴與民間造型、用色結合得恰到好處。

生命樹從原始陶器中對生命生生不息的祈禱中走來,對樸實生命賦予哲學意義的解釋,本次大賽中一等獎獲得者華月秀創作的《生命樹正是表達了這一樸素的生命哲學:天——人——地,植根于“地”,“人”棲息于“樹”,向“天”展開樹冠象征生命勃勃向上、生生不息,樹干中的“三個神靈”護佑棲息于樹杈間的人們。河邊玩耍的孩童,待哺的小鳥,叼著魚的貓,懷孕的小媳婦,吃旱煙的男人,抱小孩的老太太,讀書的老先生,上學路上的小孩,勞作的男男女女……最上方是走西口討生計的駝隊,在細線般枝條分割的版塊里我們看到了這些場景。“大眼睛”的人們在華月秀的剪刀下樸拙而情深誼長,纖細、空靈、古拙充分體現傳統“三邊剪紙”的特點,不愧為“三邊剪紙”的代表人。

陜北女人除去在地里勞動,大部分時間是在窯洞的家里度過的,就是她們祭拜的天地神也是在窯腿的“天地窯”里的,張錦芳的《人生三喜》表達了結婚、生子、過壽人生三大場面在窯洞文化里的體現。三孔窯面:天窗正中分別有“鴛鴦戲水”、“蓮生貴子”、“五蝠拜壽”團花,腰窗分別有“喜上眉梢”、“琴棋書畫”、“鶴鹿同春”單幅剪紙,還有門上的楹聯“永結同心”、“王者風范”、“壽比南山”,所有這些剪紙來裝點人生的三件喜事,窗框也布滿了吉祥寓意的傳統剪紙。張錦芳用剪紙把陜北女人對人生的祝福貼在窯窗上,別致精美,充滿了陜北女人對生活細膩深厚的情感。

套色剪紙是近年來興欣起來的剪紙新品,在各種剪紙大賽中頻頻出現,頻頻中大獎,但對于許多剪紙作者來說難度是對色彩的駕馭能力,很多作者只考慮陰陽關系,很難做到畫面和諧的美感,更難做到整個畫面的色彩情感傾向。本次大賽一等獎《美好的生活》的作者李淑琴,對套色剪紙經過多年艱辛的探索,對色彩的應用漸漸成熟,這幅作品雖然只有三色,也是經過精心謀劃的:黑色的三棵樹一字排開,主體樹干沒有過多的裝飾,與同色的土地連成一片,向上的枝條將天撐開;土黃色用作樹干的背景,而大紅色作為點綴將黑色輪廓的畫面“點亮”,富有生機,是暖融融的“美好生活”,鏤空的鳥羽或樹葉讓黑色的樹顯得活潑靈巧,雖然是對稱形式的剪紙,不顯呆板,這得益于將人物“藏”于樹間與動物和諧共處,這也是作者對美好生活的另一種理解。

還有一幅彩色剪紙是三等獎《草垛里的悄悄話》,是李金東用現代剪紙的構圖和手法完成的:綠色背景中白黑兩色疊加的草垛旁,一對熱戀的情人坐在大樹下,伸向天空的黑樹枝上有一對黃色的小鳥正壘窩,樹下的戀人紅臉、紅手、紅褲,黑發、黑巾、黑鞋、黑背心,白衣、白領,金色的草地與金色的小鳥,還有散落在草垛上的紅黃小色塊都給畫面增添了很別致的典雅。黑色的樹、草垛的黑影和戀人們從頭到腳點綴的黑色,造型簡潔,讓畫面沉穩而出彩。

團花是傳統剪紙中最常見的形式,也是剪紙藝人在展演時慣用的一種方式,由于紙的可折疊的特點,容易出效果。董林梅的作品《娶親》榮獲本次大賽二等獎,堪稱團花中的精品之作?!度⒂H》用了傳統剪紙中兩個有特色的形式團花與扣碗,將兩種手法混用成為作品中“婚床”的形式,團花中的角花“雙魚戲蓮、富貴滿堂”成為婚俗中的“壓四角”,還有婚俗中“撒帳”用的棗(寓意“早生”)、花生(寓意“花插著生”)代表多子多福;團花中心是洞房里喝交杯酒的場面,由兩束花和瓶合圍,四方扣碗里裝飾這場婚禮的前奏:迎親、坐帳上頭、結言法、叫兒女饃饃四個場面組成,表現形式新穎獨特,畫面陰陽得當,從中心的四個扣碗到四角有音樂韻律般的優美,造型唯美,繁華而不矯飾。

剪紙是民俗活動中的產物,從民間中來,三等獎《舊式結婚》是盧鳳霞通過剪紙講述傳統結婚儀式,娶親的場面是將人物平鋪在畫面中反復回旋中完成的,從室內到室外,從開臉、梳頭、騎馬、上轎,到響吹細打的迎親隊伍,男女老少,都為這場婚禮忙碌著,盧鳳霞的剪紙是傳統的剪紙手法,人物大都是側面,一只大而明亮的眼睛,姿態幼拙可愛,像是走進童話世界里,讓人望而無憂,難得的單純和快樂。

榆林在陜北之北,是各民族結合地,文化元素較多,民間藝術形式多樣,從本次展出的剪紙作品中能感受到多種生命符號和多種的文化內涵,表現方式自由不受約束,這些都是榆林人的天性,是榆林人對生命的敬畏和尊重。

張曉梅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高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2017平码公式破解 一码一肖 福建快三在哪买 够力七星彩解梦 浙江20选5每周 财牛配资 2020今晚开奖现场结果 2019年最安全的理财平台 恩瑞资本配资 体彩7位数中奖规则 青海高频十一选五开奖结果